花石图 — 王亚彬作品

2021.10.10 – 2021.12.12

新闻稿

  在“花石图”之前,王亚彬已经创作过很多纸本作品:无论是他自己拍摄的宝丽来照片、收集的各类印刷图片、或那种有些年头但算不上多特殊的小水彩画,经他一番涂抹后立即妙趣横生、情味隽永;而他纯手绘的一些小纸本,往往都能将笔性、色性以及种种不同纸张独特的“物性”,拿捏到既敏感动人又韵致悠长的绝妙状态。不过,那些精妙的纸本作品的尺幅都不大,以十六开大小为主,大一些的也不超过四开;一个系列至多一、二十幅,少则四、五幅。而“花石图”这个纸本系列,他已经持续多年,并且一律是全开的大尺幅,一律命名为《花石图》。可见,对王亚彬而言,这个纸本系列有很不寻常的意义。

王亚彬是一位非常善于“叙事”的艺术家。在最初的“搜山”直到后来的“游遨”、“白马道”等展览的作品中,他总是利用雪泥鸿爪般的“暗示性的故事”,引导出自己浪漫而深沉的思想情感。但“花石图”系列所探究的却是“形式语言的叙事”——他显然意识到,中国文人画家笔下的“在似与不似之间”的形象和底蕴深厚的笔墨,以及西方现代表现主义大师们的形式语言,本身就是一种极高明的精神性的叙事方式。

  正是从“把复杂的思想情感融入形式语言”的角度,能更深刻地理解王亚彬“花石图”系列的内在嬗变:从空灵的折枝花鸟式的构图方式向满幅、半满幅式的更平面的构图形式的转化,赋予“高古”的色彩韵味以更微妙、也更日常的色彩变化;从笔渲墨染、空灵透彻的“水墨”韵致,转向既有空蒙、苍莽的气韵,又有散漫的涂鸦笔调的“表现主义”语言……他其实是在一步一步将“花石图”从传统、古雅的视觉品味中解放出来,一步步发展成为能更直接、更自由地承载自己日益复杂难言的深刻体验的视觉语言。

展览包括王亚彬近期创作的一组纸本《花石图》和《幽涧寻芳》《玉京春》《月明花满枝》以及《金谷园》等油画作品。从中可以看出,纸本《花石图》所探寻的放笔直取、不事渲染就兼具视觉的敏感、丰富与思想情感的深刻动人的绘画语言,以及“形式语言的叙事”的艺术表达方式,对王亚彬的艺术创作已经产生了愈益全面和深刻的影响——如果说“花石图”这个颇为庞大的纸本系列,是他今后一段时间新艺术探索的先声的话,这个以《花石图》为标题的展览,则率先草蛇灰线地展示了这种新变化。

作品

红萼

布面油画
162 x 130 cm
2016

夏昼

布面油画
120 x 100 cm
2021

幽涧寻芳

布面油画
192 x 158 cm
2020

月明花满枝

布面油画
165 x 125 cm
2020

玉京春

布面油画
120 x 100 cm
2021

花石图 05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花石图 05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1

花石图 09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花石图 12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1

花石图 13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1

花石图 16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1

花石图 24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花石图 29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花石图 54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花石图 59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花石图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17

花石图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18

花石图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18

花石图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18

花石图53

纸上油彩
109.2 x 78.7 cm
2020

金谷园(1)

布面油画
90 x 60 cm
2020

金谷园(2)

布面油画
90 x 60 cm
2020

金谷园(3)

布面油画
90 x 60 cm
2020

金谷园(4)

布面油画
90 x 60 cm
2020

公众号名称:ayegallery